晓箫

杂食小透明写手
主雷瑞/
然而有一个原创天坑正在龟速填(凄凉笑)儿子女儿们我爱你们/

\\雷瑞//醺

*cp见标题,注意避雷

*我流雷瑞,ooc、雷狮性转注意

*小甜饼,另贺雷瑞tag满1000!!!












  正值春日。

  一道道风从面前快速地奔跑而过,原本的绵软与暖意被脚边滚动的车轮碾压而破碎,成了破碎而带了些棱角的模样。碎片中夹杂着丝丝缕缕花儿甜蜜的清香,那是鲜花邀请蜂蝶出席舞会的请柬。

  脑后束起的发辫被风吹拂而起,飘扬的纯粹雪白分散成细长的流水,仿佛就要这样流逝在春天的空气中。而跟随着它流涌而来的,是那散开的黑色长发。它们毫无方向感地四处奔走,细碎的发丝挠得格瑞的脸颊有些痒。但他只是向着侧面转了转目光,依旧没有伸出手去帮雷狮把头发扎起来的打算——毕竟那条宽而长的白色发带现在正紧紧地包裹着自己腿上那道还在止血的伤口。

  耳边响着呼呼的风声,自行车的车身不时因为路上的不平而微微晃动,发出有些不堪重负的声音。

  格瑞看了看包裹在自己伤口上的微微印着血 色的发带——多余的部分扎着一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一大一小的翅膀和长短不均的尾巴在肆意的风中晃动,好似在波浪中失去了方向的船。

  “真是白痴——”

  身旁传来雷狮清越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数落,但这次却少了一分肆意,多了两三分担忧,“明明知道是那几个混混是我惹的麻烦,还不来找我——”

  “他们几个都翻墙进来砸我的自行车了,意图还不够明显?”

  “我有义务保护任何一名在校学生不受到伤害。”格瑞深吸一口气,连带着让人惬意的花香也进入胸腔,“也包括你。”

  ——真是爱惹麻烦的竹马,明明还没有青梅会打。

  雷狮的嘴角勾起:

  “呵——我需要你保护?”

  前进的车轮戛然而止,然而格瑞的身体还是遵照着惯性向前一倾,没有停止向前的着力点,于是他便自然地倒入侧过身来的雷狮怀中——少女的身上弥漫着淡淡的啤酒味道,酒精的气息霸道而富有侵略性,一瞬间便充满了他的鼻腔。本就因失血而有些恍惚,这下子脑袋是彻底变得晕晕乎乎了。

  格瑞正想挣扎着起身,雷狮却抽出了原本用来握住扶手的右手,轻松地制住了格瑞的右手。

  雷狮的手仍保有着花季少女的纤长柔软,但格瑞却猜不透这双手握拳之时沾了多少人的血。他被笼罩在雷狮瘦长身体的阴影之中,晦暗不清中,只有雷狮漂亮的紫色眼瞳如星辰般闪烁。

  “明明是你未经允许地弄伤自己,还说要保护我?”

  少女的声音有些低沉,仿佛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又像是在无声中爆发。

  格瑞皱了皱眉,雷狮手上陡然增大的力道压得他生疼:“……雷狮,放开。”

  “如果我说不呢?”

  

  ——————————

  那年也是春。

  小小的雷狮盯着黑色发带上大大绽开的粉红色蝴蝶结直皱眉头,直到她的余光瞥见自己竹马脑后束着长发的雪白发带。

  于是雷狮不由分说就上去扯下了那条发带,手脚麻利地把原本属于自己的那条绕在那柔软的发辫上。

  一边粗暴地扎着辫子,一边在心里咕哝着自家竹马的头发怎么比自己的还要软。

  结果后来,格瑞盯着镜子中顶着硕大而歪扭的粉红色蝴蝶结的自己,皱了整整五分钟的眉头。

  身后的青梅非常不厚道地大笑。

  然后她脸上还挂着笑脸,装模作样地向着一脸茫然的格瑞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一本正经地模仿着自己想象中白马王子的语气,开口:

  “亲爱的公主殿下,请问你愿意嫁给一个未来的宇宙海盗吗?”

  想了想,又添了一句:“跟着她,你将得到一切你想要的。”

  

  格·顶着粉红色蝴蝶结还带把的公主·瑞愣住了。

  他分明看到,自家青梅的眼睛闪闪发亮,像是有着一整片星空。

  于是,他扯着蝴蝶结把它整理得平整,耳根发红地挡了生了粉红色的脸颊,咳了咳:

  “……嗯。”

  ——————————

  “你答应过我的。”

  酒精与花的香气相融,是甜蜜而醉人的气味。

  “……嗯。”

  格瑞笑了笑。

  过去的碎片一点点渗入思想,溶解中还冒出一串串思慕的泡泡。那些久远的、细碎的琐事静置于潜意识的角落,在岁月与时间中发酵,酿成了酸甜而微苦的美酒。

  脑袋依旧晕晕乎乎的。模糊中,紫罗兰花田与浩渺星空的尽头交汇,眼中充满的只有对方的轮廓,感官中盘桓的都是对方的气息。

  春天,还真是醺人啊。


  【完】







青梅竹马真好呀ww

别看我我就是雷狮的发带!

真的成#四舍五入一辆车#系列了


大概算是10fo点文产物

废稿的字数很多,但是也真的很ooc,女 攻真难写orz


评论(6)
热度(32)

© 晓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