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箫

杂食小透明写手
主雷瑞/
然而有一个原创天坑正在龟速填(凄凉笑)儿子女儿们我爱你们/

\\雷瑞//因为我知道你会给我买牛奶

*ooc、无逻辑预警
*无脑甜大概就是说我了吧
*十分短小,大家凑合着看╮( •́ω•̀ )╭
*大概算是提前的万圣贺……甜饼









  万圣节,鬼的节日,现如今也是人类的化装舞会——披着幽灵与骷髅的皮囊,成年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装出凶恶的样子,却只是为了哗众取宠,亦或是赚得一些路人随意的笑声;身着精灵与恶魔裙装的小孩,提着南瓜状的手袋,敲开一家一户的门,挂着笑容重复着一句百试不灵的“trick or treat”,一点一点地用彩色的糖果填满那空心而柔软的南瓜——一切都淹没在无穷无尽的喧嚣与欢笑之中。

  明明是夜晚却喜庆得仿佛是开在白昼的庆典,这又哪里是鬼的节日呢——

  一身暗沉色调的少年从喧闹中安静地退出,细长的发辫中散出如雪般的纯白,与那白皙得不似人类的肤色相衬,虽然衣着普通的深灰色衬衫,却有股不食人间烟火的疏远感。

  纯净的紫色眼眸古井无波,环绕在瞳孔周围的,是一个平滑而深邃的圆环形斑纹,紧箍着随着呼吸以细微幅度放缩的瞳孔。

  衣袖中伸出的纤细双手套着轻薄的黑色手套,虽然手上没有任何物品,少年的右手却时常快速地做出紧握的姿势,又更快地放松。他不同寻常的沉默寡言很快便吸引着一个披着血淋淋骷髅衣衫的大叔上前——那鲜红的血色在夜色下现出粘稠的色泽——隔着布料发出奇怪的低沉声音——没有嘶吼的竭力,也没有威胁的阴森,仅仅只是有些滑稽的声响。

  少年的眉头微微动了动,神色却丝毫未动。双方沉默片刻,对面的大叔尴尬地干咳两声:“嗨呀,在万圣节,穿得这么正经——”

  “扮成鬼怪不是挺有趣的?”

  少年苍白干涩的唇微微张了张,又停顿,最终在犹豫中变换了一个口型:“那个……”

  “可以让一下吗,我想去便利店买杯牛奶。”

  “……”

  骷髅不再说话,只是沉默着让出了一条路,似乎是在无声地埋怨着他的无趣。

  格瑞的眼眸落在坐在便利店旁长凳上的黑发少年,目光在不自觉中便柔软了些。

  雷狮——自己的恋人。

  不远处的雷狮显然也注意到了他,没有言语,雷狮只是扬了扬手里的一瓶牛奶,在这个距离,就算是夜视能力不错的格瑞也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格瑞眨了眨眼,几步上前坐在恋人身旁。

  “谢谢。”说着便自然地伸手去够那瓶仍冒着热气的奶。

  “欸——等等!”

  哪知雷狮瞬间露出坏笑,拿着牛奶的手一抬又向侧面一移,格瑞伸出的手便落了空。

  “……”在心里暗道自己恋人的幼稚,格瑞的眼眸不得不与雷狮戏弄猎物般的目光相对,“……雷狮。”

  声音有些低沉,末了还拖长些音,像只即将炸毛的猫。

  哪知一手擒着奶,另一边雷狮的脸便猛地凑近,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格瑞能看到那双唇角露出的一颗蛮横的小虎牙,甚至他眼中倒映着的呆滞的自己,甚至那双与他如出一辙的紫色眼眸中隐隐翻涌的暗潮。呼出的热气交融在一起,又依依不舍地分散开来,雷狮整理不齐的碎发挠得格瑞有些瘙痒,两人的轮廓在目光的交会中近乎重合。

  

  “我,和牛奶,你更喜欢谁?”

  嘴角微微扬起,格瑞的嘴唇翕动:

  “牛奶。”

  “……”雷狮的嘴角在瞬间便耷拉下来,眼中缓缓浮现出狮子般冷酷的眼神:

  “不行。”

  “再问你一遍,我和牛奶,你选谁?”

  还特意重重地强调了【我】字,恶狠狠地,仿佛真成了一只生了怒气的狮子。

  “噗。”格瑞终于没有崩住冷漠的表情,轻柔如春风的轻笑过后,他又向前凑近了些,使两人的额头相抵,温度交错中有无数信息穿梭。

  “当然选你。”

  “算你识相。”雷狮的表情也舒展开来,轻啄恋人的唇瓣,又凑近格瑞敏感的耳根,以有些嘶哑又低沉的声音轻声道:

  “今晚,trick or treat?”

  ————————————————

  “……都怪你,牛奶都凉了。”

  “没关系,我再帮你热热。”

  

  











*一本正经地写完然后觉得自己是神经病(≖_≖ )
*心中有车,自然高清【其实是不想写车,大家脑补就好(-ι_- )】
  

评论(17)
热度(61)

© 晓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