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箫

杂食小透明写手
主雷瑞/
然而有一个原创天坑正在龟速填(凄凉笑)儿子女儿们我爱你们/

【原创×短篇】影子

  在人类的概念中,影子是由于太阳的光线无法照射到一块平面而形成的。

  然而其实并非如此。

  【人】和【影子】的存在其实生而就为一体,从未从人体脱离过。

  我是一个影子。

  我的主人是一个普通的花季少女。

  每天,我紧紧地跟随在她的脚步背后,和她一同上学,一同放学,一同生活。

  她知道的,她记得的,我都知道;她从来不曾不知道的,我也不曾知道;她不记得的记忆,我也记得清清楚楚。

  我们形影不离。

  换一种说法,我们本就是一体,哪里还有分离的概念?

  但是我更趋向于去相信,我只是她的小小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的个体。

  她拥有着乌黑的长发,修长的身体。

  从她的记忆中,我也能读到她美丽的容颜,以及她深邃的眼眸。

  而我,不过就是一团模糊的黑色影子。

  丑陋地蜷缩在她的脚下,躲藏在逆光的阴影中。

  她的美丽,到了我身上就变成了一无所有。

  我认为,影子,只是人的附属品。

  我的身形随着阳光的增长而缩短,随着阳光的消失而增长。

  我的行动没有遵从我的任何意愿,只是和她在同一时间做出一模一样的动作,配合着她的存在而已。

  ——就像牵线人偶一样。

  我甚至对【我】这个意识的存在而感到迷茫。

  为什么需要意识呢?

  为什么我会有意识呢?

  黑色的身体随着她的动作臃肿地活动着。

  我知道的比她要多的多。

  我记得她小时候曾经因为一颗小小的糖果嚎啕大哭。

  我记得她小时候曾因为一个损坏的糖盒子哭泣了好久。

  我记得她小时候曾淘气地和一起学习的小伙伴打架过——缘由似乎是因为她想要和他们交换糖果的口味结果被拒绝了。

  我记得她小时候曾因为自己会买糖果了而高兴了好久。

  我记得……

  但是,她都不记得了。

  但是,她仍然喜欢吃糖。

  在考试失利的时候,她曾经把甜得很的水果糖连着眼泪吞回肚子里。

  在请客朋友的时候,她买了好多好多的糖果。

  在第一次上台演讲的时候,她偷偷地在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含住了一颗软糖,甜蜜的滋味使她不可思议地平静下来。

  ……

  这大概就是人从小到大都不会变的地方吧。

  不过,纵然她的世界、她的生活如何地五彩斑斓——

  都不能改变自己只是个丑陋的影子的事实。

  真是讽刺。

  一个牵线人偶,何来的记忆,又何来的思想?

  但是,那些记忆,那些被她所遗弃了的记忆,构成了一整个的我。

  【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我是她,但她不是我。

  就像正比例函数是一次函数,但一次函数却不是正比例函数一样。

  但我和她又不一样。

  她是那样的开朗又美丽,一颦一笑都牵动着周围每一个人的注意力,但我却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影子,还需要看着光的脸色行事。

  如果说她是一切美好的集合的话,我大抵就是一个为她默默收起她背后的所有的微小的人物吧。

  但是我也知道的,她并不是完美的。

  她也会因为考试的失利而焦急。

  她也会因为父母的一句随口数落的话语沮丧很长一段时间。

  她也会因为朋友有意或者无意的调笑而自顾自地想到一些可怕的意味上去。

  她很完美,也很脆弱。

  如果说她的脆弱和珍藏的记忆都可以被我所包容的话,那就好了。

  也许,我并不想要像她那样一直维持着完美。

  我已经适应了旁观的位置,我也已经适应了接受包容着她的一切。

  也许,我是一直喜欢着她的罢。

  我知道她终有一天会长大成人,也许会褪去敏感的性情,变得麻木无趣,但是从始至终,我知晓着她的一切。

  她的温柔,她的敏感,她的脆弱,她的一切……

  也许,我始终无法像她那样理解这尘世间的一切。

  但是,我知道,我喜欢她。

  她的温柔,她的敏感,她的脆弱,她的一切……

  哪怕只是一个影子。

  我也会一直注视着她,喜欢着她。

  维持着这份无人知晓的爱意♥

评论(2)
热度(2)

© 晓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