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箫

杂食架空写手

首先给96合唱团【雾】打call!!!
Mary和Garry的声线表现得炒鸡棒啊!!!【另外一首again也炒鸡好听!】
这首多多少少地把Garry和Mary之间的冲突表现出来了呢。
一直觉得这个游戏在人设的部分就已经注定了没有真正的HE,因为Garry虽然很温柔,却无法对美术馆中的艺术品的想法予以理解;Mary的缺陷就更明显,由于缺少爱和关照,也许内心中的恶意在看到Garry和Ib在一起的时候就开始萌发了吧,【深妒之花】这幅画的名字也正说明了这个观点呢?
因为Garry和Mary的价值观针锋相对,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结局的吧
Ib这个剧情真的是细细品尝才可以体会到那种无奈的感觉啊
正因为Ib的懂事善良,感知力比较敏锐,才会被艺术品中传达的黑暗面和其他二人的矛盾撕裂的吧?【个人猜测】
两个人的幸福都是建立在另一个人的痛苦之上,最后将另一个人丢弃在被遗忘的世界中,想让三个人同时获得幸福,只会落得最悲伤的下场。
最后,为最好的三人和美术馆的各位打callヾ(๑╹ヮ╹๑)ノ"

今天天使和恶魔也依旧在发狗粮(7-8)

*全架空设定
*是日常坑
*甜文向,cp众多
*各设定完善中,剧情进展速度有点迷
*字数不定,更新时间不定

【7】
  【就这样,虽然经历了如此苦难,最后,陈殓依旧过上了他梦寐以求的平稳又幸福的生活,幸福终老。】

  “……”

  刚阅完命簿的天帝心情很复杂。

  虽然很想为这个圆满的结局点个赞,但是却发觉这个文风和平时的恶魔不太一样。

  “他这是……恋爱了?”

  #我钟爱的儿子被拐走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8】
  死神,掌管死亡的神明。

  在普遍的认知中,死神是披着狰狞的黑色斗篷,手持镰刀,面色冷酷地收割他人性命的存在。

  ——然而真正的死神却与这样的形象颇有出入。

  “13号,你那个区又有6人撑不住了哦。”

  “咦咦咦?!我不是刚才才从那里回来的吗?”身着黑色披风的少女愤愤地把镰刀杆往地上砸了砸,带起几道低沉的声响,“为什么那里一言不合就会有人撑不住啊……”

  “……因为那里是医院啊。”

  “哎,算了算了。我还是等到轮班再休息吧。”少女一脸颓废地拿起镰刀,在地上一划,便带起一道银色光芒,形成一道裂缝。毫不犹豫地向其一跳,少女的身形便隐没于银色之中,裂缝随之合上。

  “哎先不说这个,46号你在干什么啊喂!准备轮班咯!”

  “咦?!为什么我感觉才过了一小会儿……?”在房间一角打着瞌睡的少年猛地惊醒,眨了眨眼道,“离我上一次轮班才过两个小时吧!”

  “……因为医院区域需要更多人手轮班啊。”

  没错。死神——是一个极其庞大的部门,其工作便是专门把已经无法支持灵魂附着肉体的主人的灵魂接往往生部,排队喝孟婆汤。

  ——顺便一提,其实这一届的孟婆也是一个手艺很好的女仙哦。

  “咦?你好,这里是死神第二工作室,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突然收到外部通讯的指挥员愣了愣,在听到另一边的话之后猛地睁大了双眼,音量提高,“42号!”

  “到!”

  “你快去第218号地点接赤殓上仙回来!据说是一个很急的事儿!”

  “是!”

  身着黑色披风的双马尾女仙很精神地回答后,便顺手握住了一旁靠在墙上的镰刀,一道光芒之后,她的身形便消失在原地。

  

  “哎……终于有一个空隙了。”指挥员颇为惆怅地叹了口气,随后从口袋中掏出了通讯器。

  “不知道论坛里面现在有没有发布什么新闻八卦呢……”

  

  #死神的忙碌日常#


*终于从上课中解放了_(:_」∠)_
*这一段视角转换

来自树荫控的…
加了滤镜,大概是两年前的照片吧

今天天使和恶魔也依旧在发狗粮(5-6)

*全架空设定
*是日常坑
*甜文向,cp众多
*更新时间不定,字数不定






【5】
赤殓上仙,是一名法力高强的神仙。以辈分来算,他甚至也就比天帝小一辈。
同时,他也是他那一辈最早脱单的一名——而且还一下子攻略了算的上是那一辈中的大众情人的夕冥仙子——而且夕冥仙子身在天界特种部,极难勾搭。
——因此,他也遭受了不知多少个死党的黑名单伺候。

【以下聊天记录来自天界官方交流软件】
【黎欣(上仙)】:哇塞,亏我们视你为兄弟,没想到撩妹这么有一套啊嗯?【微笑】
【曦光(上仙)】:是呢【再见】

然后,他的回应也十分任性。

【赤殓(上仙)】:嗯,没关系。
【赤殓(上仙)】:我有夕冥就够了。

……够任性吧。

然而,就在最近,夕冥仙子由于执行某一特殊任务跑去魔界,结果英勇就义了。
结果甜宠文就成了虐文。
于是乎伤心欲绝的赤殓上仙表示要去人间散散心,也许还可以练就继续修行的一颗洁身自好的心,特地要求恶魔把命簿编得惨点,越悲惨越好。
最好让他之后受什么痛苦都会感到麻木才好。
经过十几个传话人的传话后,便成了这样。

——赤殓上仙将赴往凡间渡劫,尝遍人间之苦,方能算是渡劫成功。

#突然变得高大上的失恋#






【6】
呆愣半秒,天使的脸上倏然红了一大片,烧着般地漫遍了整个脸颊。她快速地接过手帕,却是慌张地遮住了脸颊,目光局促地躲闪,像是她眼前不是一个美少年,而是有着什么可怕的怪物,先前好不容易憋住的泪水依旧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呜……”
一定已经被讨厌了吧QwQ……

“……”恶魔非常不解地看着天使整个过程中慌张的小动作,然后意识到什么似地转过身去,再次拿起了笔。
不盯着看的话,就没事了吧。
应该……

一旁的天使则是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往恶魔那里蹭了蹭。
“……那个。”好不容易发出的声音还带着哭腔,颇有些楚楚可怜。
“……”
“经历过困难之后,应该可以有一个好的结局吧……?”又整理了一下措辞,天使小心翼翼地道。
“……”
恶魔的笔尖一顿。
“……什么意思?”
冰冷不带起伏的语气,却透着一丝疑惑的味道。
“……就是说。”
“经历过的苦难最后应该都会变成幸福吧。”
恶魔有些诧异地回头。
还带着些水光的湛蓝眼眸,仿若天空一般干净清澈,虽然明显是硬挤出的微笑,但却让他感到有种很久没有过的感情在萌芽。
恶魔也微微弯了弯嘴角。
“嗯。”
然后再次下笔,之后的情节几乎一气呵成。

——她是不一样的。





双更!我真棒【buni】
恶魔实力宠天使(*`▽´*)





今天天使和恶魔也依旧在发狗粮(3-4)

*全架空设定
*是日常文
*甜文向,恶魔×天使【其他cp还待发掘】
*更新时间不定,字数不定





【3】
这时,负责巡逻的千里眼和顺风耳正在日常散步【?】,拿着后勤部刚下发的午饭。
顺风耳毫不犹豫地拿出放在自己饭菜旁的一瓶果汁状瓶装酒扔给千里眼,又把千里眼菜盒子里的绿色蔬菜夹到自己的肉盒子里,然后从自己的肉盒子里夹了几大块红烧肉递给千里眼。
整个过程娴熟又干脆,就好像已经如此做过数百次。
“……后勤部的套路还真是单调啊=v=。”刚想下筷的千里眼见顺风耳的动作便顿了顿,待到他把所有的工序完成之后,便如是补充了一句。
“……嗯。”
毕竟——
给千里眼吃蔬菜和吃毒药无异,以及顺风耳一杯倒的属性,已经被后勤部的那几个妹子摸透了。
只是,她们却没有发觉,千里眼其实很喜欢喝酒。

后勤部。
女仙A:前辈,你说这次的计划能实现吗?【星星眼】
女仙B:……够呛吧。【夹肉吃】不过,这只是计划的一部分啊。【笑】
女仙A:前辈英明( ̄▽ ̄)!这一对真的越看越甜呐~
女仙B:就是说啊!撮合这一对可是我的百年大计啊!【自豪脸】不然我是为什么要专门应聘为了他们俩准备饭菜的这个部门呢。
女仙A:嗯嗯!前辈我支持你!

……
好像没有什么不对。

#为什么有种黑恶势力的既视感#






【4】
过了好一会儿。
天使又一次小心翼翼地开口:
“那、那个……”
“不要打扰我工作。”
少年的回答很快速,话末带着细微的加重语气的味道。
等一下……不要打扰的意思……
只要不要打扰就可以……吗?
天使试探性地靠近了几步,将身后的洁白羽翼也尽可能地收起,尽力不发出任何声音。
恶魔依然飞快地写着字,似乎并没有在意她的动作。
又蹭近半步,超过了刚才的靠近程度。
没有动静。
不要打扰就可以了吧!
于是天使安静地接近,最后来到了恶魔的身旁,终于得以看见纸上的字了。
【陈殓非常卖力地干着重活,却被坏心眼的老板故意克扣工钱并加以责骂,几个月下来,他不仅没赚得多少钱,还落得一身伤痕。】
【他虽然多次想离开,却被老板威胁,不得不继续在他手下忍受折磨,甚至过年都没有时间回家与亲人团聚。】
……
【结果,就连他的爱人都被老板发现,施以折磨而绝望自杀。】
【他又成了孤身一人。】
恶魔专心致志地想象着受尽人间之苦的悲惨剧情,并毫不犹豫地将其抄写在命簿上,闪烁着微弱光芒的字行预示着写下剧情的生效。
“好、好可怜……”
身旁传来天使带着细微呜咽的声音,“为什么这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得到好的回报呢……?”
本想直接无视,但放任不管以后,那个一旁的女仙竟然低声抽泣起来。
“为、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呢……?呜、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那个老板却能……”
“……”脑袋里烦躁得很的恶魔不得不停了笔,“这是赤殓上仙的要求,让下凡历劫的他尝遍人间之苦哦。”
“可……”
“……别可了。”恶魔转过头去,却瞧见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天使用力地抿住嘴唇,似乎极力想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眼泪却依旧啪嗒啪嗒地往下落。
“……”
本来还想附上几句吐槽和责备的恶魔彻底失了方寸。
本来他以为自己是不会经历这样的事情的。
一个女仙,在自己面前哭成泪人,还是因为这样莫名其妙的原因……?
【公子~】
【公子,看人家一眼嘛~】
【公子,能否赏脸与臣妾共饮一杯呢?】
“……”
最终,还是有些慌乱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洁白干净的手帕,别过头递过去,又别扭地添了一句细弱蚊声的话语。
“……别哭了。”
——她应该是不一样的。










Artificial

*Mary向同人

*永远在一起ED

*黑化向






0

  一个人是孤单,两个人是安心,三个人是......


1

  画布的下端围绕着丛丛盛放的黄玫瑰,一笔一笔,小心翼翼地操纵手中的画笔,细细勾画出淡淡的轮廓,笔画间隐约可见少女清秀的面庞。

  唇角添上几分轻薄樱色,脸颊处予以抚摸婴儿般的轻柔涂抹,勾勒出少女恬静的笑颜。

  波浪般自然披散的长发,就涂抹上金黄色吧。那宛如阳光般温暖的金,那宛如盛放在你四周的玫瑰般的黄,将两者糅合在一起,密密地填满发隙间的每一寸空白。

  那连衣裙,就用翠绿色吧。那生机勃勃的颜色,宛如树木枝叶那深邃的颜色,厚厚地为连衣裙上色,再添上褶皱和裙摆的洁白蕾丝,为少女穿上一双精致小巧的黑皮鞋。

  对了,最后一定要画上,那双湛蓝的眼眸——宝石般璀璨,天空般蔚蓝,海洋般深邃的颜色。

  完成最后一笔后,画家细细端详着画中亭亭玉立的少女片刻,安详地笑了。

  随后便在其下添上了简短的标题。

  Mary

  我的女儿。

2

  距离Mary离开画框,已经过了好些日子。

  她哼着不知名的歌谣盘坐在地上,怀中抱着蓝色的布偶娃娃,津津有味地翻阅着书架上的图书。

  不知怎的,她被一本书的书名所吸引。

  《如何交朋友》

  “朋友......?”

  Mary喃喃着转向怀中的玩偶,“你知道朋友是什么吗?”

  “#¥%&*......”玩偶微微颤动,从布缝的闭合弧线中发出意义不明的音节。

  “你也不知道呀。”

  Mary拍了拍小玩偶的散乱黑发,“那我们一起看吧!”

  “%¥#*%!”

  小玩偶的话音听上去有些期待,同时也抖了抖,更深地钻入Mary的怀中,赤红玻璃珠的双眼紧紧地盯着翻动的书页,颇为专心致志的样子。

  一旁的几个顶着怪异妆容和五颜六色假发的人头塑像也默默地凑近了些。

  

3

  “啊啊......真想出去呢。”

  “#*&¥......$)*$#!”

  蓝色布偶不满地颤了颤,一旁簇拥的几个人偶也应和着发出尖细的叫声。

  “好啦!”Mary抚摸着小布偶的脑袋,安抚道,“开玩笑的。”

  “怎么会和你们分开呢。”

  ......好想出去。

4

  “我叫Mary。”

  “请多指教,Ib!”

  “请多指教。”

  面前与Mary差不多高的女孩微微笑了笑,明媚得如同阳光。

  ......想和她交朋友。

  

5

  “Mary也有玫瑰吗?”

  “Ib的玫瑰是红色的,然后我的是蓝色的。”

  蓝色的......玫瑰。

  层层合拢的深蓝花瓣,深邃得仿佛她的眼眸,却更添几分纯粹。

  真漂亮啊。

  漂亮得

  想要把它撕碎。

6

  藤蔓从画中伸出,坚硬如钢铁,如她所愿地将Garry隔离在了另一边。

  然而

  “我觉得还是不要分开比较好。”

  “虽然人家也这么觉得,但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嘛。”

  “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Mary牵着Ib的手离开,转过头去那一刹那的阴影隐去她越发阴翳的脸。

  为什么。

  

7

  再次相遇的时候,Mary正拿着调色刀,将手足无措的Ib逼至墙角。

  Garry的出现如此适时,显得如此的英勇。

  ——就像童话中从恶龙的手中救出公主的勇敢骑士。

  她被推倒在地,一直谨慎地藏在口袋中的黄色玫瑰也受重力的拉扯而掉了出来。

  “Mary她......果然不是人啊。”

  “因为接近我们的方式太过于自然才没有发觉。”

  “这朵黄玫瑰,虽然看上去很逼真,但其实是假的啊。”

  黄玫瑰的花瓣蜷成一团,现出其干枯的色泽更显暗淡。

  这是假花。

8

  再次与两人相遇是在玩具箱前。

  Ib和Garry并肩而立,两人的背影般配得仿若一副美丽的画。

  “钥匙......就在这个里面吗?”

  “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9

  玩具箱里都是可爱的玩偶和漂亮的塑像。

  蓝色的小玩偶兴奋地叫着,邀功般地递上一枝颜色鲜艳的红玫瑰。

  Mary笑了。

  “Garry,拿你的玫瑰,换Ib的玫瑰吧。”

  “好。”

  就像所有故事中的男主角一样,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救自己心爱的人,这份精神真令人敬佩。

  Mary看着手中美丽的蓝玫瑰,无法抑制的感情在心中翻涌。

  呼呼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玩游戏吧。

  花瓣占卜。

  很想知道

  Ib到底喜不喜欢我呢。

10

  一瓣一瓣

  一层一层

  粗暴至极却又细致入微

  

  漂亮的蓝玫瑰啊

  告诉我

  Ib喜欢我吗

  蓝玫瑰的花瓣沿路洒落,从深邃的色泽褪至了无生机的枯色。

  喜欢

  不喜欢

  喜欢

  不喜欢

  ......

  最后一片花瓣。

  喜欢

  果然,Ib是喜欢我的啊。

  Mary笑得开心

  与此同时

  也将脚下的蓝玫瑰踩得粉碎。

Fin.

  “Ib,你跑去哪里了啊?”

  妈妈略带责怪味道的话语。

  “妈妈,我饿了。”

  “看起来Mary饿了呢。”

  “那就回家吧。”

  “嗯。”

  “走吧!”

  亲切地牵起Ib的手,金发蓝眼的少女笑得灿烂。

  永远在一起。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哭泣】

本来想多个结局穿插,后来写着写着就成了这样

......还是等到下篇再说吧


ps.Artificial翻译过来名词作假花,形容词作假的,人为的

今天天使和恶魔也依旧在发狗粮(1-2)

*全架空设定
*是日常文
*甜文向,恶魔×天使(其他cp还待发掘)
*更新时间不定,字数不定




【1】

  一切都始于这看上去很平凡的一天——和普通的桥段一样——负责在天界巡逻的千里眼和顺风耳正在向天帝汇报今日天界的情况。

  “呜呜呜天帝大大我的眼睛已经要被闪瞎了QAQ”

  “……”天帝大大很惆怅地把差点抖落的面膜舒展开来,竭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稳些,“嗯……”

  “出什么事了?”

  “赤殓上仙凡间的命簿……本来受上仙之命,应该是要受尽人间之苦的……”

  “结果被恶魔杜撰成了……”

  千里眼的声音有些颤抖,音量和吐字速度也慢慢、慢慢地放低。

  “幸福的结局……”

  “啪!”

  放在龙椅旁的台几被天帝一掌拍得粉碎。

  “这小子在干什么?!”

  气势汹汹地起身,向前走了半步,震得面前的两仙噗通一声跪下在地板上。

  然后几秒后,他忽然发现,他特地炼制的面膜被自己踩在了脚底下。

  天帝大大十分惆怅。

  

【2】

  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今天天使也从前台偷偷地溜了出去,一番迷路之后歪打正着地找到了恶魔的住所,在一旁静静地观察恶魔工作的样子。

  白皙的皮肤,端正的五官不带表情,虽然坐着却依旧能依稀看出的瘦高的身材,一头纯黑短发散乱地蓬松着,深邃的黑色眼眸微微下垂,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浓密的眼睫随着偶尔眨眼的动作而扑扇,修长白皙的手握着笔在一本摊开的本子上快速地写着什么,骨节分明,背后微微展开的巨大黑色翅膀却与天使洁白的羽翼不同,骨架般的结构上覆盖着一层薄膜般的物质,透着淡淡的灯光,在地面上投下一片模糊的阴影。

  不需要什么动作,只是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致命的吸引。

  世界在她的目光接触到他的那一刻陡然变成了一片寂静,目光不由自主地开始以他为中心,再无其他。

  她在沉默中开口。

  “呐,你在写什么?”

  “命簿。”

  回答很简短。少年的音色干净而不掺杂质,很好听。

  “那个……我可以看一眼吗?”天使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

  “……”没有回答。

  默认…?

  天使默默地凑近了一点。

  恶魔没有看她,依旧执笔刷刷地写着。

  又凑近了一点,天使的身子靠在了桌角。

  莹蓝色的笔尖顿了顿,随着仙气的流动,其轮廓也微微颤动。

  天使飞快地挪开了半步。

  恶魔再次下笔,书写快速依旧。

  天使:QvQ……

  被、被讨厌了……?





今天天使和恶魔也依旧在发狗粮【序章】

*全架空设定
*是日常坑
*甜文向,恶魔×天使【其他cp还待发掘】
*更新时间不定,字数不定



  人们之间有一种说法叫做九天之上的天宫里住着神仙,实际上相信这种说法的人却不多。然而事实上什么装潢豪华得不像话的天宫是有的,而且在天上,确实存在着一个【天界】,那些神仙也是大大地有的——只不过大部分都是在苦逼地工作着的小仙。而在他们之上则是有着老板一样的人物。

  不过这个大老板——天帝老儿——也并不是像他在人间的传闻那样是看上去不怎么赏眼的人物。相反,由于整天在工作之余勤于保养【......】,他在整个天上都算是个颜值蛮高的美男子一类的人物——尽管年纪也是蛮高的,不过那些迷妹们当然也不会去在意这种细节嘛。

  除了这个整天怜惜着自己美貌的天帝之外,其他所谓的神仙基本就是为了他工作的了。虽然天界也算是高于人间一等的世界了,但是维持其本身的秩序还是一件蛮不容易的事情。毕竟神仙只要肯花功夫修炼,掌握什么具有超级大的破坏力或者超乎常识的能力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于是天帝的工作就在此啦——那就是在这个混乱的天界中建立起稳定长久的秩序。在现在这个时代,这个目标已经算是基本达成了,剩下的也就都是些交给下人的基本事务,也难怪他天天有时间保养【正经脸】。

  而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为天界的和平而奋斗着的打工者们之间。

  天使是前段时间新晋的社交柜台前台。她身穿洁白的连衣裙,背上扑扇着一对羽翼,亚麻色的柔软长发每天都松松散散地扎着不同样式的辫子,眼眸清澈见底,模样也是清秀得很,笑起来仿佛闪烁着阳光般明媚的光芒,倒是很符合“天道使者”的这一称号。

  而根据小道消息的各类传闻,她似乎和恶魔在一起了。

  至于恶魔——

  关于【恶魔】的传闻,在天界可一直都未曾散去过。据传闻内容所说,恶魔是一个专门吸食仙气的恶鬼,长相丑陋狰狞,青面獠牙,口吐野兽般的嚎叫,是个实实在在的怪物。只不过这个传闻的来源一直都是无人知晓,却倒是扎根在了每一个天界小仙的心中。那些吓唬自家顽皮孩子的话语,常常都是伴有着“恶魔会来吃你”的类似语句,由此也就可以见得【恶魔】在天界人的心目中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了。

  ——虽然确实也没有人在之前真的见过恶魔就是了。

  根据八卦新闻组长千里眼的积极报告,自从天使最近天天跑去完全不同的地方,他就一直有多多少少地看到天界少爷和她在一起的身影了。

  不久之后,天帝发现千里眼上班的时候配上了一副墨镜。

  和他搭档的顺风耳也只是笑了笑,然后什么都没有说地戴上了一只耳塞。

  “我现在只希望不要看到这对狗|男|女。”抹着眼泪的千里眼如此说道,“都要被闪瞎了好吗?!……”

  “嗯。”顺风耳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把自己饭盒里面的一小瓶外包装画着果汁的酒递给了千里眼。

  “欸,果汁?你喝了呗——”千里眼看到瓶外的果汁图样皱了皱眉,但在细细闻了半秒后便干脆地接过了酒,“嗯,我要。”

  “你说谁们是狗男女啊……”

  然而就当千里眼扭开瓶盖后,正打算往嘴里灌的时候,他的眼前忽然多了一对阴沉的纯黑眼眸,恶鬼般透着冰冷,嘴角却微微上扬,句末还相当故意地上扬,“嗯?”

  于是手心虚地一松,酒水撒了一地,千里眼惊恐地后退了几步,缩到了顺风耳的身后,死死扯着他的衣角,活像个被欺负后跑去找家长的孩子。

  “恶魔少爷,请别胡闹了。”顺风耳连看都没往后看一眼,却语气相当平静地护起短来,“我们可不像您一样有空。”

  “……”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恶魔默默地从口袋里翻出了一本貌不惊人的小本子,颇为娴熟地摊开,手中凝结出一支笔后便准备朝上面写东西,“既然这样……”

  “那、那个。”

  恶魔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怯生生的话音。先前对于千里眼和顺风耳的话都一副不想听的样子的恶魔立马像是竖起了天线一样地转过头去。

  “……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啦。应该只是开玩笑……”

  虽然同时被三个人盯着有些不自在,但是在接到了恶魔柔和的眼神以后,像是被鼓励了一般地放大了些音量,“就不要太追究了吧。”

  “哼。”细若蚊音地别扭了一声之后,恶魔依然干脆地合起了小本子,又把仙气散去,整个过程不过两秒,“嗯,也是呢。”

  “谢谢天使(≧▽≦)/~”

  天使扇了扇身后洁白的翅膀,露出明媚的微笑,眼睑微微收拢,呈现出最柔和的蓝色眸子,天空般澄澈。

  “……走啦。”

  沉默半秒,恶魔利落地上前一步,将身后两仙的视线挡住,便自然地伸手一揽,不顾天使倏然红起的脸颊便是一个标准公主抱,展开了纯黑的翅膀。

  目送两仙远去的千里眼戴着墨镜,顺风耳戴着耳塞。

  待到两人完全没了影子。

  “我的酒QAQ……”千里眼摘下墨镜望着地上的一大摊酒,使劲抹了把眼泪,“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狗|男|女)……”

  “反正等会儿我的套餐里面应该会被混入瓶装酒的……”顺风耳也默默地摘下了耳塞,斟酌片刻还是开口,“……给你。”

  “嗯!果然顺风耳最好了QvQ”

  

*开坑一时爽系列
*因为是序章所以字数比较多,后面是段子体所以字数会少一些_(:3 」∠ )_
*准初三党伤不起,开学消失_(:3 」∠ )_

【伞修】重逢

*新人渣作,请各位大佬轻喷
*角色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白净的衬衫敞开着几粒扣子,阳光在他身上涂抹上一些温润的金,随意散乱的头发下,是一双欲合不合的眼。

  苏沐秋的右手随意地托着脸颊,浅眠般半阖着的双眼中流泻出微光,如星辰般闪闪烁烁,却敛去了其中的棱角锋芒。

  不远处的桑树已经抽出了新芽,嫩绿的新叶染上几分春阳的暖金色,糅成生机勃勃的颜色,迎风微微摆动,旗帜般向春风展示着自己存在的证明。斜阳倾洒,地面也晕染上淡淡的光芒,几粒影子豆子般洒落,描绘出一幅明净的画卷。

  远处传来发动机的声响。

  苏沐秋的双眼顿时张得老大。他匆匆忙忙地扣起扣子,理了理衣角,又胡乱地抓了抓头发,直到认为自己的着装足够正式庄重了才把手垂放在身旁,眨了眨眼,目光投向一如既往的方向。

  ——走来的是一个稍高的少年,和一个秀丽的少女。

  他垂下的手竟有些颤抖。

  两人走来的步伐不快,但一步一步,每一步都带着稳健。脚步声不算大,但苏沐秋听得很清楚。

  “哟,来了。”

  苏沐秋的脸上扬起微笑。

  “来了。”

  对面的叶修心照不宣地开口。

  苏沐秋走上前,伸出手吃力地比划着,最后颇为不甘地嘟囔道:“哼,又长高了。”

  叶修轻笑一声,有些苍白的面孔上绽开从未在他人面前展露的柔和:“最近——你不知道——可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啊。”

  “像王大眼不惜用自己的名声换取孩子的自信啊......老韩一如既往地生猛啊......”细数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叶修的话音却慢慢变得有些小,“我退役啊......之类的各种事情。”

  “不过......”

  变了脸色的苏沐秋却已经喊出了口:“不过什么啊!你把自己的职业年龄当成什么?大白菜一样不值钱的东西吗?!”

  “不用担心。”

  叶修的笑容一如十年前的干净澄澈,从那弯起的眉眼还能隐约看出当年那个一往无前的热血模样,永不蒙尘,“不过休息一年,很快就回来。”

  “你这家伙......”苏沐秋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展露出无奈的笑容,“还是这么自信。”

  “——我可是职业选手。”

  苏沐秋的目光对上叶修闪烁的双眼。

  ——嗯,我相信你。

  “......哥!”苏沐橙上前两步,笑容明媚。

  “嗯,我在这里。”苏沐秋的眼中泛起星星点点的温柔。

  这个当初跟在自己身后吃苦的小女孩,时至今日,也终于长大了啊——不只是外貌上的成熟,她已经可以独立支撑自己的生活,也不必再像十年前那样受苦了。

  “......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已经能照顾好自己了。”

  “嗯,我家沐橙最棒了——”苏沐秋仰起头,“而且,也越来越漂亮了。”

  苏沐橙脸上的笑容又深了几分。

  “我会加油的,哥。”

  加油啊。

  一阵风从身后拂过,温和地抚过两人的面颊。

  又有的没的地聊了会儿天,然后两人便转身离开了。

  “再见——”

  身后的苏沐秋挥舞着手臂,映照在阳光下,有些不太明晰了。

  “阿修,再见——”

  迈着步子的叶修的动作忽然顿了顿。

  “刚才,我好像听见沐秋的声音了?”

  阳光下的天堂鸟镀着金色,在风中扇动着翅膀,仿佛要冲破束缚,飞上那片浩渺无际的碧蓝天空一般。

  ——那片,它永远无法触及的天空。

  ——END——

*算是玻璃渣吧qwq
*可以删去伞哥的话单独再读一遍,是可以读的,大概算是伏笔qwq
*百度了一下墓地常种桑树,伏笔×2
*大概剧情是伞哥死后一直在墓地等每年阿修和沐橙来看望他

【原创×短篇】影子

  在人类的概念中,影子是由于太阳的光线无法照射到一块平面而形成的。

  然而其实并非如此。

  【人】和【影子】的存在其实生而就为一体,从未从人体脱离过。

  我是一个影子。

  我的主人是一个普通的花季少女。

  每天,我紧紧地跟随在她的脚步背后,和她一同上学,一同放学,一同生活。

  她知道的,她记得的,我都知道;她从来不曾不知道的,我也不曾知道;她不记得的记忆,我也记得清清楚楚。

  我们形影不离。

  换一种说法,我们本就是一体,哪里还有分离的概念?

  但是我更趋向于去相信,我只是她的小小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的个体。

  她拥有着乌黑的长发,修长的身体。

  从她的记忆中,我也能读到她美丽的容颜,以及她深邃的眼眸。

  而我,不过就是一团模糊的黑色影子。

  丑陋地蜷缩在她的脚下,躲藏在逆光的阴影中。

  她的美丽,到了我身上就变成了一无所有。

  我认为,影子,只是人的附属品。

  我的身形随着阳光的增长而缩短,随着阳光的消失而增长。

  我的行动没有遵从我的任何意愿,只是和她在同一时间做出一模一样的动作,配合着她的存在而已。

  ——就像牵线人偶一样。

  我甚至对【我】这个意识的存在而感到迷茫。

  为什么需要意识呢?

  为什么我会有意识呢?

  黑色的身体随着她的动作臃肿地活动着。

  我知道的比她要多的多。

  我记得她小时候曾经因为一颗小小的糖果嚎啕大哭。

  我记得她小时候曾因为一个损坏的糖盒子哭泣了好久。

  我记得她小时候曾淘气地和一起学习的小伙伴打架过——缘由似乎是因为她想要和他们交换糖果的口味结果被拒绝了。

  我记得她小时候曾因为自己会买糖果了而高兴了好久。

  我记得……

  但是,她都不记得了。

  但是,她仍然喜欢吃糖。

  在考试失利的时候,她曾经把甜得很的水果糖连着眼泪吞回肚子里。

  在请客朋友的时候,她买了好多好多的糖果。

  在第一次上台演讲的时候,她偷偷地在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含住了一颗软糖,甜蜜的滋味使她不可思议地平静下来。

  ……

  这大概就是人从小到大都不会变的地方吧。

  不过,纵然她的世界、她的生活如何地五彩斑斓——

  都不能改变自己只是个丑陋的影子的事实。

  真是讽刺。

  一个牵线人偶,何来的记忆,又何来的思想?

  但是,那些记忆,那些被她所遗弃了的记忆,构成了一整个的我。

  【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我是她,但她不是我。

  就像正比例函数是一次函数,但一次函数却不是正比例函数一样。

  但我和她又不一样。

  她是那样的开朗又美丽,一颦一笑都牵动着周围每一个人的注意力,但我却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影子,还需要看着光的脸色行事。

  如果说她是一切美好的集合的话,我大抵就是一个为她默默收起她背后的所有的微小的人物吧。

  但是我也知道的,她并不是完美的。

  她也会因为考试的失利而焦急。

  她也会因为父母的一句随口数落的话语沮丧很长一段时间。

  她也会因为朋友有意或者无意的调笑而自顾自地想到一些可怕的意味上去。

  她很完美,也很脆弱。

  如果说她的脆弱和珍藏的记忆都可以被我所包容的话,那就好了。

  也许,我并不想要像她那样一直维持着完美。

  我已经适应了旁观的位置,我也已经适应了接受包容着她的一切。

  也许,我是一直喜欢着她的罢。

  我知道她终有一天会长大成人,也许会褪去敏感的性情,变得麻木无趣,但是从始至终,我知晓着她的一切。

  她的温柔,她的敏感,她的脆弱,她的一切……

  也许,我始终无法像她那样理解这尘世间的一切。

  但是,我知道,我喜欢她。

  她的温柔,她的敏感,她的脆弱,她的一切……

  哪怕只是一个影子。

  我也会一直注视着她,喜欢着她。

  维持着这份无人知晓的爱意♥